© 一人静|Powered by LOFTER
不 要 找 到 我

如何阅读一本书, 莫提默·J.艾德勒

听众或读者的“接收”,应该像是棒球赛中的捕手才对。莫提默·J.艾德勒, 如何阅读一本书, loc. 118-118

这个比喻有一点不恰当的是:球是一个单纯的个体,不是被完全接住,就是没接住。而一本作品,却是一个复杂的物件,可能被接受得多一点,可能少一点;从只接受到作者一点点概念到接受了整体意念,都有可能。读者想“接住”多少意念完全看他在阅读时多么主动,以及他投人不同心思来阅读的技巧如何。
莫提默·J.艾德勒, 如何阅读一本书, loc. 134-136

我们会为了增进理解而阅读?有...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图文精编版) (开放历史系列), Yuval Noah Harari

大多数哺乳动物脱离子宫的时候,就像是已经上釉的陶器出了窑,如果还想再做什么调整,不是刮伤,就是碎裂。然而,人类脱离子宫的时候,却像是从炉里拿出了一团刚熔化的玻璃,可以旋转、拉长,可塑性高到令人叹为观止。正因如此,才会有人是基督徒或佛教徒,有人是资本主义者或社会主义者,又或有人好战,有人爱好和平。
Yuval Noah Harari,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图文精编版) (开放历史系列), loc. 231-234

即使到了今天,人类的团体还是继续受到这个神奇的数字影响

我们仨, 杨绛

他们教钟书和我怎么做茶。先把茶壶温过,每人用满满一茶匙茶叶:你一匙,我一匙,他一匙,也给茶壶一满匙。四人喝茶用五匙茶叶,三人用四匙。开水可一次次加,茶总够浓。
杨绛, 我们仨, loc. 533-534

能和钟书对等玩的人不多,不相投的就会嫌钟书刻薄了。我们和不相投的人保持距离,又好像是骄傲了。我们年轻不谙世故,但是最谙世故、最会做人的同样也遭非议。钟书和我就以此自解。
杨绛, 我们仨, loc. 544-546

而且两人生活在一间屋里很不方便。我从来不是啃分数的学生,可是我很爱惜时间,也和钟书一样好读书。他来一位客人,我就得牺牲三两个小时的阅读...

少有人走的路, M·斯科特·派克

大脑的高级中枢———判断力,必须约束低级中枢———情绪,提醒后者稍安勿躁。M·斯科特·派克, 少有人走的路, loc. 713-713

保持平衡的最高原则就是“放弃”。M·斯科特·派克, 少有人走的路, loc. 729-729

对那些有勇气承认患有心理疾病的人而言,选择放弃,是获得成功必经的一步。在心理治疗中,病人常常要经受多次的放弃,其经受的重大改变,甚至多于一般人一生的改变。他们须在短时间内,放弃同等比例的“过去的自我”。这种放弃,在病人第一次同...

一个人和书籍接触得愈亲密,他便愈加深刻地感到生活的统一,因为他的人格复化了:他不仅用他自己的眼睛观察,而着无数且运用心灵的眼睛,由于他们这种崇高的帮助,他将怀着挚爱的同情踏遍整个的世界。

——茨威格   

看书是想剖析我自己。

20150322

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

“I think there are probably too many smart people pursuing Internet stuff, finance, and law,” Musk said on the way. “That is part of the reason why we haven’t seen as much innovation.”

Ashlee Vance, Elon Musk: Tesla, SpaceX, and the Quest for a Fantastic Future, loc. 500-502


In the years that...

exponential growth isn’t totally smooth and uniform. Kurzweil explains that progress happens in “S-curves”: An S is created by the wave of progress when a new paradigm sweeps the world.

Tim Urban, Pocket: The AI Revolution: The Road to Superintelligence, loc. 78-80


The chunk of time between...

defining roles reduced conflict. Most fights inside a company happen when colleagues compete for the same responsibilities.

Peter Thiel and Blake Masters, Zero to One: Notes on Startups, or How to Build the Future, loc. 1362-1363


But advertising doesn’t exist to make you buy a product right...

“不管是骚扰还是恶作剧,写这些信给浪矢杂货店的人,和普通的咨询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流失。证据就是,这样的人也一定会来拿回信,他会来查看牛奶箱。因为他很想知道,浪矢爷爷会怎样回复自己的信。你想想看,就算是瞎编的烦恼,要一口气想出三十个也不简单。既然费了那么多心思,怎么可能不想知道答案?所以我不但要写回信,而且要好好思考后再写。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

东野圭吾, 解忧杂货店, loc. 1272-1276


让雄治重新找到人生价值的烦恼咨询,起初大家都抱着好玩的心态,但渐渐开始有人来咨询真正的烦恼。这样一来,惹眼的咨...

当你急着奔向未来的时候,说明你己经不喜欢现在了。

岸見一郎 and 古賀史健, 被讨厌的勇气:“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 loc. 107-107


人唯有在能够感觉自己有价值时,才有勇气

岸見一郎 and 古賀史健, 被讨厌的勇气:“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 loc. 114-115


哲人:是的。那么,接下来我们根据她的事情来考虑一下你的问题。你说你现在只能看到自己的缺点,根本无法喜欢自己。而且你还说过“谁都不愿意跟我这种乖僻的人交往”吧?   就这些吧。你为什么讨厌自己呢?为什么只盯着缺点就是不肯去喜欢自己呢?...

以前读武侠小说,看断肠蚀骨腐心之类的词句并不陌生,但未必真的解意。这一遭癌症晚期骨转移的经历,使我突然明白,蚀骨是骨转移,断肠与腐心是化疗体验。

于娟, 此生未完成, loc. 245-246


癌症的后遗症,会让当事人内心更加敏感而外在表现愈加愚钝。我想我终于修成了此前羡慕而终不能得的“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此算癌症益处之二。

于娟, 此生未完成, loc. 259-261


人世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非常幸运的,而能真正在所不惜即便拼命也要尽其所能达到目标,我觉得是幸福的。

于娟, 此生未完成,...

The human brain’s capacity doesn’t change from one year to the next, so the insights from studying human behavior have a very long shelf life. What was difficult for users twenty years ago continues to be difficult today.

Steve Krug, Don't Make Me Think, Revisited: A Common Sense Approach to Web Usability...

希望你有高跟鞋也有跑鞋,喝茶也喝酒,希望你有勇敢的朋友,更有牛逼的对手。希望你对过往的一切情深义重,但绝不回头。希望你对想要的未来抵死执着,但当下却无急迫神色。希望你有盔甲,也有软肋,心中有傲骨, 也有慈悲。有披星戴月黑着眼眶的追逐,也有说走就走放松任性的旅途。希望你特别美,特别狠,特别温柔,特别敢作为。


说的好棒 想知道原作者是谁。


FOCUS ON RELATIONSHIPS

No, your career advancement is not only about you. Lori Sherwin, certified professional coach and founder of New York City-based firm Strategize That, says relationships are the single most important factor for success as you advance in your career. "Growing in your...

堵。道不同硬要相为谋。当职位比你高 审美比你低的指点江山的神 碰上 张嘴闭嘴AMAZING 睁眼闭眼BEAUTIFUL 站着坐着都不腰疼的捧哏 合起伙来ruin your work。Make me puke. Excuse me, 让我去吐一会儿。
#办公室政治# #好久没骂人# #我多温柔啊#

我自知不太接地气,因此需要补些大俗的玩意来中和一下。
「我不要天上的星星,我要尘世的幸福。」

Chapter 1. 

我觉得酒吧像个胃囊,大家就着酒消化在别处消化不了的念头,然后小便出去,忘记不该记得的东西。 

有些人像报纸,他们的故事全写在脸上,有些人像收音机,关着的时候是个死物,可是如果找对了开关,选对了台,他们会喋喋不休,直到你把他们关上,或是电池耗尽。秋水不是收音机,他是一堆半导体元件。我费了很多时间设计电路,把他组装起来,按上开关。他的眼睛那么亮,我想音色应该不俗。

我告诉秋水,世界上有两种长大的方式。一种是明白了,一种是忘记明白不了的,心中了无牵挂。所有人都用后一种方式长大。


Chapter 2.

我很难形容这三年中的心情,有时候想轻轻抱一...

我不太会说话。

于是我

拍照 作曲 写字 涂鸦。

合上王小波再来读冯唐 这思维连贯得我特么都不习惯了… = =

“如果突然有天你想纹身的话 会纹什么呀?”

“Tattoo.”

“。。。” 

“这样我就可以指着它和别人说 'See? I have a tattoo!' "

- 查看更多 -